昨天,國家衛生計生委召開例行新聞發佈會,新聞發言人毛群安就衛生計生領域熱點問題答記者問。對於業界盛傳的“醫改辦歸屬改變”的消息,毛群安表示國家衛生計生委在深化醫改這項工作中承擔了非常重要的任務,將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的部署。在推進醫改的過程中,國家衛生計生委責無旁貸。
  京華時報記者張然
  □熱點
  1
  醫改辦何去何從
  發言人稱超出回答範圍
  日前,關於醫改辦歸屬的問題引發多方關註。有消息稱醫改辦可能會重回發改委,對此國家衛生計生委新聞發言人毛群安首次進行回應。他指出,醫改工作是大家關註的焦點。但關於醫改辦的機構問題,確實超出了他個人所能回答的範圍。“但是我想借這個機會表明國家衛生計生委的態度。”
  毛群安說,國家衛生計生委在深化醫改這項工作中承擔了非常重要的任務,國務院醫改辦自從醫改推進以來協調各個相關部門,在制定醫改重大政策方面起到非常大的推動作用。國家衛生計生委將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的部署。“在推進醫改的過程中,國家衛生計生委首當其衝,責無旁貸。”毛群安說,國家衛生計生委將一如既往地積极參与到深化醫改中,為了實現提高人民的健康水平作出這個部門、整個行業應有的貢獻。
  2
  縣級公立醫院改革
  補償渠道破除以藥補醫
  縣級公立醫院改革是全面推進公立醫院改革的重要內容,是解決群眾看病難、看病貴問題的關鍵環節。
  毛群安介紹,在這次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中,衛生計生委將對前期改革實踐中一些行之有效的經驗做法進行總結、推廣。也會研究對過去沒有明確的一些改革措施進一步細化、具體化,使它更具有操作性。對改革過程中發現一些新問題、新要求,提出有針對性的改革措施。比如結合試點縣的改革經驗,在價格調整方面,確定的原則是總量控制、結構調整、有升有降、逐步到位。毛群安指出,公立醫院的補償機制是三個渠道:政府補貼、藥品加成收入和醫療服務收費。這次公立醫院改革要破除以藥補醫的機制。公立醫院的補償機制由原來的三個渠道變成了兩個渠道,怎樣相應地增加政府的投入和調整醫療服務價格,使醫院的運行機制能夠得到很好的保障將重點研究。
  3
  醫務人員收入問題
  將制定相應的薪酬制度
  此前衛生計生委、財政部、中央編辦剛剛下發的《關於推進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的意見》中規定要改革以藥養醫的機制,科學制定醫院的考評機制,嚴禁醫院設定的考評機制和醫生的收入與處方、檢查相掛鉤。要求雖好,但在現實中的執行性遭到了質疑。現實的情況是:一方面,國家對公立醫院投入嚴重不足;另一方面醫務人員的工資性收入非常低,醫生的大部分收入是通過績效考核,也就是醫院設立考核指標來取得的。公立醫院補償渠道“3”變“2”的改革中,“脫鉤”能實現嗎?毛群安指出,劉延東副總理特別強調,確立公立醫院改革的這幾項目標,比如取消以藥補醫、完善醫務人員的待遇等,不是選擇題,而是必答題。如果在這次公立醫院改革的過程中,沒有能夠很好地把這個問題解決,恐怕很難說我們公立醫院改革取得了成功。破除以藥補醫,醫務人員的薪酬待遇問題也是考驗公立醫院改革成敗兩個硬的指標。在這次公立醫院改革的制度設計中上下一致,都是堅決要把收入與處方、檢查的關聯切開。否則改革的結果恐怕很難令老百姓滿意,也很難令醫務人員滿意。
  同時,毛群安指出,醫務人員目前的工資待遇比較低,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下一步將研究制定符合醫務人員工作特點的薪酬制度。
  □其他熱點
  幼兒園喂處方藥
  各地需在4月10日前排查
  近期發現多地出現幼兒園在未告知家長的情況下給孩子集體喂食處方藥,公眾對事情處理進展非常關註。對此,毛群安指出,事發後教育部、國家衛生計生委聯合印發了通報,明令禁止擅自給兒童進行群體性預防用藥的行為,要求各地要在4月10日之前排查這種情況,對反映和暴露的問題要進行認真的核實查處,要強化責任追究,嚴肅處理責任人,並要向社會通報查處的結果。
  衛生計生委將把各地排查以及處理的情況向社會公佈,目前這項工作正在進行之中。具體發現的行為由各個地方組織調查處理。
  □專家解讀
  改革主導部門應有權力動力能力
  對話專家陳秋霖: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助理研究員,中國衛生經濟學會衛生經濟理論與政策專業委員會秘書長,斯坦福亞太研究中心比較衛生政策研究員。
  京華時報:關於醫改辦的歸屬,這一段時間引發很大關註。目前的觀點大致有三種,一種觀點認為回到發改委較好,因為更有權威,協調更容易;一種觀點認為醫改具有獨特的行業特征,衛生計生部門來牽頭更為專業;第三種觀點認為應該提高協調層級,比如由國務院直管或者由國家深改小組來管轄效果會更好。您怎麼看?
  陳秋霖:改革進入深水區,你要去啃硬骨頭,改革的主導部門需要“三力”:權力、動力、能力,三者都非常重要。
  因為改革觸動的利益方特別多,就要有足夠的權力去協調統籌各相關部門,同時也要有動力去做,需要高層的共識、民眾的支持。還要有人力財力去做改革推動工作。這些問題都導致了我們對醫改領導機制可能要有所調整的關註。實際上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們整個改革的領導機制都產生了調整,成立了深化改革領導小組。醫改作為改革的一部分,如果進行相應的調整也是情理之中。所以歸屬如何最好,要判斷什麼樣的方式可以提高“三力”。
  京華時報:實際上老百姓不關心這個機構在哪個部門,只關心看病難看病貴能不能切實解決。所以拋開歸屬,您認為如果要切實地推動工作,現在缺乏的是什麼?下一步如何推動工作的進展?
  陳秋霖:改革的過程中一些問題凸顯了,比如看病貴、看病難、醫患矛盾衝突。比如看病貴,這些年醫保擴費增量的過程中也推高了醫療費用,有了醫保之後支付能力提高了,大家對費用不敏感了,整個費用的上升很厲害,平均住院費用增長很高,最後老百姓負擔也提高了。改革之後看病貴有了新的表現——由於醫保擴面導致費用上升。
  看病難的問題,這些年分級診療體系沒有建立起來,有了保險之後更有能力到大醫院去看病了。這些年大醫院病人膨脹很厲害,大醫院也願意,因為收入會上來,這樣導致大醫院更加人滿為患,病床使用率、周轉率非常高,使得看病難問題也有了新的表現。
  兩相結合,醫患矛盾的衝突沒有得到本質上的改善。很簡單,這些年整個醫療費用增加了多少倍?診療人次增加了多少倍?但是我們的醫療人力和床位增長了才多少?現在的供給不足實際上是被需求推高了的。新的問題產生了,這些問題導致改革的負擔增加。
  京華時報:有一種觀點認為近些年醫改的成效不大,您怎麼評價?
  陳秋霖:核心問題是整個醫改大的背景有了變化。經過這幾年改革以後,醫改的現狀、問題都發生了轉變。當增量改革做得差不多的時候,存量改革是必須要動的。這是一個重大的變化。前些年的改革中醫保的擴面、增量、基層醫療衛生體系的建設都屬於增量改革,但是接下來要做的改革就很難了。一方面從醫保籌資的角度講,從原來醫保基金結餘過多到現在擔心結餘不足擔心赤字,涉及到控制費用的問題,這比增加覆蓋面要難很多。怎麼去控制公立醫院、藥店、醫院等醫保定點機構的費用,難度非常之大。第二從服務體系角度講,醫改進入到公立醫院改革階段也是很大的硬骨頭。因為這些醫院很大的體量,形成了以藥養醫的機制之後要破除掉非常艱難。總之,醫改無論是籌資還是服務提供都已經進入到了存量改革的階段,改革的問題不一樣了。
  京華時報:最近有觀點認為,醫改深水區改革可以借鑒國有企業改革的經驗,您怎麼看?
  陳秋霖:城市公立醫院改革和國有企業改革之間最大的差異是,國有企業當年是經營不善,資不抵債,要扭虧為盈,要讓他去賺錢才採取的改革措施,但我們面對的公立醫院改革問題是什麼?是它太能掙錢了!我們要把它改成真正的公益性的。這和我們國有企業基礎條件、改革目標都不一樣。所以我不同意這種觀點,還需要按照醫療衛生事業發展的規律去改革。
  □醫改辦流變
  2008年12月20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成立國務院深化醫葯衛生體制改革領導小組的通知》,成立國務院深化醫葯衛生體制改革領導小組,並明確提出了領導小組辦公室工作由發改委承擔。
  2010年7月,國家發改委在其所發佈的一份名為《國務院醫改辦公室發出通知,要求各地認真貫徹落實全國醫改工作會議精神》的文件中透露,中央編辦已經批覆了國務院醫改辦公室的機構設置,明確了編製,專職負責醫改工作。
  2013年6月,衛計委新成立了體制改革司,並承接了國務院醫改辦的職能。  (原標題:完善醫務人員待遇是必答題)
創作者介紹

精品包包

yi93yivs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